鸡鸣寺见闻-原南京工学院21611班校友屠光峰学生时代随笔

发布者:机械工程学院发布时间:2017-03-29浏览次数:96

鸡鸣寺见闻

来到学校近一个月了,家信写了三封,但也没有收到回信,第一次远离家乡,不免思念过去一直朝夕相处的父母兄弟。本来相约要来的一位在南化的同学却又未来,所以心里总有些牵挂,于是就和同学到成䝨街去遛达,一圈转过却也觉得没有啥吸引力的地方,随后去了鸡呜寺。

鸡鸣寺位于南京鸡笼山(又名北极阁)东麓的山阜上,始建于西晋,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,自古有南朝第一寺之称,是南朝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。又说始建于东吳。还有记载说是梁武帝时建同泰寺,明朝朱元璋拆旧寺,建鸡鸣寺。寺内有韦驮殿、大殿、观音殿、景阳楼、豁蒙楼、僧寮、志公殿等。还有烟脂井、甘露井等古迹。近鄰还有台城、明城墻、玄武湖等风景名胜。

    寺庙离我们居住的文昌桥宿舍不远,出北大门行走约五百米就可到达鸡笼山,山下有一条小路,从这条小路上坡即可到鸡鸣寺。路口仰入眼睑的是一座刻有“古鸡鸣寺”的牌坊,周围设有许多香摊。小路随坡而上,路的尽头是进入玄武湖的解放门,鸡鸣寺就在离解放门不远处的左边山坡上。拾级而上,过山门,便步入大殿朝拜佛像,殿内灯火昏暗,佛像似乎已多年失修,外表显得斑剥脱落,中间的一座大佛像前供台上摆放着几盆水果,点着几支香,忽明忽暗。今天游人不多,也没有求神拜佛的信徒。可见人们对佛的信仰已经出现了变化。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冷落萧条,偶尔看到一个尼姑在给油灯加油。我转了一周,就进了一间茶室,里面摆放着几十张茶桌,朝南为一排窗子,擦得窗明矶净,明媚阳光照得满屋亮堂,临窗远眺,紫金山天文台上银灰色的穹顶,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,俯瞰玄武湖可尽赏五洲景色,一片白茫茫的湖面上飘荡着星星游船,岸边倒垂的杨柳仍然阿娜多姿,巍巍宝塔矗立在绿树丛中,雄伟的城墻,沿着湖岸延伸,这一切不禁令人心广神怡!过后得知这幢茶楼名为“豁蒙楼”,在这里凭窗远眺,优美的山水风景,令人陶醉!是游人常在这里喝茶聊天的地方。

据史料记载,“豁蒙楼”名字来历还和张之洞及其学生杨锐有关。江宁城内的鸡呜山,是一处风光秀丽且承载着厚重历史积淀的名山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)张之洞署理两江时,曾与好友学生杨锐游览鸡呜山,当时杨锐感叹;倘若在此山上建一座楼房,供游览者饮茶小憩,远眺湖光山色,是一桩功德之事。戊戌变法失败、杨锐等“六君子”死难后,张之洞第二次来江宁时(光绪二十八年),记住了学生讲的这句话,便拨款给鸡呜寺,委托寺僧承办。1904年落成后,张之洞挥笔写下了“豁蒙楼”三个遒劲的苏体。这豁蒙”二字,来是杜甫诗句“忧来豁蒙蔽”中的“豁蒙”二字,作为对好友的纪念。既寄托了张之洞对杨鋭的哀思,又表明了自己的期盼。期盼朝庭对学生杨鋭的冤案能得以豁蒙”

豁蒙楼位于鸡鸣寺最高处。此楼建成后,张之洞题:“胜地何常经浩劫,斯楼不朽奈名传”,梁启超题:“江山重叠争供眼,风雨纵横乱入楼”。

茶座内有素面供应,走出茶座,我们每人买了一碗素面,三两粮票弍角叁分一碗(当时学校的伙食费每月拾元/人)。重新回到茶室,,临窗而坐,吃着素面,眺望窗外,湖光山色,尽收眼底,素面汤汁浓淳,质优量多。在那个物质供应非常匮乏的年代里,吃上一碗这样的素面巳经显得有点奢侈了。

吃着素面望着窗外的景色,我不免联想翩翩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61.10.8午后3时南工文昌桥宿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