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宿舍—原南京工学院21611班校友屠光峰学生时代随笔

发布者:机械工程学院发布时间:2016-10-31浏览次数:214

我们的宿舍

     我居住在文昌桥宿舍,文昌桥宿舍佔地面积很大,进入大门毕直向前走,右拐是小营操场(一足球场大小)及旁边的一幢女生宿舍楼、左拐是兰园小区(教师居住楼)、进大门左转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大道,靠右手一侧是六幢(其中一幢是青年教师宿舍)二层楼的学生宿舍,另有二个食堂。实际上文昌桥宿舍是有上述三部分组成的。六幢宿舍和二个食堂都是抗战胜利后造的。1946年由中央大学工学院的著名建筑家刘敦桢设计,人字梁、木结构,房屋冬暖夏凉。每幢楼均坐北朝南,北面有两个大门,房屋的东西两端也各有一个大门,从东西两门或从北面大门进入楼内都可从北门二旁的楼梯上楼,楼内东西走向的长廊为公共走廊(两头即东西两门),南北二边均为房间,面对楼梯囗的一大间(相当于二个宿舍的房间大小)为洗臉间(平时洗衣服)旁边还有一个便池。这五幢宿舍住的都是一系(建筑)、二系(机械)、五系(土木)、八系(自动控制)的男生。每幢房屋四周都是林荫大道,路面由砂石铺成,后改为柏油路。

    文昌桥宿舍地理位置十分优越,出大门穿越太平路就是成䝨街,旁边就是学校的教学区的东门,所以这个门每天早中晚进出的人流非常多。出北大门就是北京东路,这里有珍珠桥、和平公园、市政府,沿市政府旁的小路上行可至北极阁、山坡上有鸡鸣寺、再往前走即进玄武湖的解放门,再从北大门旁的和平商店前北京东路走可到九华山、紫金山(即东郊风景区)。如果从太平路往南走不远就来到长江路,左边是原国民政府的总统府,右边就是人民大会堂。出北大门从北京东路向西走约二站路就到鼓楼广场,这条路右边是北极阁,还有和平公园。左边是我们校区围墙,树木成林,环境十分优静。出大门往南走穿过珠江路、长江路向西就可以到市中心的新街口(约三站路)。

    清晨六点,南工的广播站开始广播了,一首“草原晨曲”把我们从梦中警醒,大家一磆碌地从床上爬起来,叠好被子,接着就是刷牙洗脸,洗刷完毕就下楼到小营操场或在宿舍周围跑步,晨练结束就回到宿舍拿了书包直奔食堂吃饭,洗好碗筷,我们就到校上课。 

    五月的清晨,宿舍区的环境非常优美。远处巍巍紫金山矗立在城外,太阳就从这里升起,山顶上的天文台银白色的穹顶在晨曦中闪闪发光。近处周围的法国梧桐,吐出了嫩叶,枝繁叶茂,到处都显得郁郁䓤葱,晨曦透过树丛的逢隙,一缕缕地向远处发射光芒,树木为我们制造新鲜的空气,小鸟儿躲在树上嘁嘁喳喳地叫着,一会儿又飞向远处的树丛中。宿舍东边是个小花园,这里有一个池塘,上面架有一座小木桥,河岸周围栽着星星点点的花草,有人在这里散步,也有人在这里背诵俄语单词(我校只有俄语专业)。

秋天,天高气爽,知了高叫,草木渐渐枯萎,白天中午还热得汗流夹背,半夜一场秋雨会把金黄色的落叶打得满地皆是,待天气晴好时,秋风吹来,满地落叶飘荡,这时校就工忙着凊扫,每年国庆前夕要来一次大扫除,然后焚烧一堆堆落叶,这时宿舍周围都是烟雾缭绕。树木进入冬季,小花园里的花草披上了初霜,而这里的野菊花却散发出沁人肺腑的芳香。是的,春秋两季宿舍区有着最美好的学习环境,这些岁月里我会常在这里散步。今天眼看五年的大学生㓉快要结束了,我告诉自己,不能虚度,要珍惜这美好的时光,要珍惜剩下的每一天。

 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65.5.26晚扵南工文昌桥宿舍5230

  

后记:说据当年的一到五舍1991年拆除,后来建了职工宿舍。学校为了见证历史,保留修缮了第六幢宿舍,当年的学生如今回到母校只要看到这幢人字顶青砖白缝的建筑,就会想起当年的学生时代居住过的宿舍。